欧博代理:国安法是中央“加码压缩一国两制”?中央统领“特定情形”指什么?——“五问”基本法委员会前副主任梁爱诗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白云怡】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完成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的第一次审议,并对外界宣布其主要内容。不外,关于《草案》内容的许多细节,诸如到底什么是中央行使统领权的“特定情形”等,民众另有更多疑问。与此同时,香港部门执法界人士和泛民议员最先“举事”,质疑《草案》将使香港失去司法独立,“沦为人治”。

针对这些疑问和“举事”,《环球时报》记者21日专访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前副主任、香港律政司前司长梁爱诗。她示意,中央对极少数危害国安罪案行使统领权的特定情形,可能包罗在香港发生的“疆独”“藏独”案件,或涉及特区政府高层官员“叛国”时。而香港部门执法界人士所谓“人治”“太上皇”和“过问”的论调,则在法理和实际上完全站不住脚。

环球时报:涉港国安法草案划定设立驻港国家安全公署。有声音以为,这是中央在“加码”,压缩“一国两制”空间。您以为真实情形是这样的么?

梁爱诗: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职责和义务在《草案》说明中已写得异常清晰。长期以来,特区政府所处置的一直是社会治安层面的事务,而缺乏国安事务处置履历和执法机制,这是一个短板,而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设立只是补上了这个短板,谈不上什么对“一国两制”空间的压缩。

《草案》同时明确划定,驻港国家安全公署职员除须遵守全国性执法外,还应当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执法,不得损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此外,作为中央派出机构,它也固然会受到中央政府的监视和问责。以是不存在什么“驻港国安公署会不受统领,不受监视”。

举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得很清晰:解放军在香港驻军23年了,同时遵守《驻军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执法,二十多年来从未泛起任何事故或事宜。

环球时报:凭据草案,特区将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部门泛民议员和香港执法界人士声称,该委员会权力“过大”,可能过问检控和司法,影响香港司法独立。对此您怎么看?

梁爱诗:这种说法不正确。凭据《草案》内容,国安法案件的检控由律政司下设的国家安全犯罪案件部门卖力,这实在和香港其他罪案的检控程序没有什么差别,都不受外力干预。至于警务处下设的国安执法部门,观察严重罪案若是需要监听通讯,或上门搜查,也都是需要获得批准,并严酷遵照执法举行的。权力过大,或是司法独立受到过问?没有可能。

环球时报:一些反对派人士声称由中央人民政府指派的国家安全事务照料可能会是“党委书记”和“太上皇”。

梁爱诗:首先,照料不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他的职责是就为委员会履行职责相关事务提供咨询意见,委员会会很尊重他的意见和建议,但他并不能直接做出任何决议。这怎么能叫“太上皇”呢?

其次,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权也主要集中在剖析研判、政策制订、机制建设和协调重大行动上,而不是执法自己。真正执法照样要通过警务处下设部门遵照执法执行。这也不是“太上皇”。

环球时报:有关“特首指定法官卖力处置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内容,港内也有许多讨论。有部门执法界人士声称,香港的老例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指派法官审理,由特首指定法官是“人治”,是“行政干预司法”。他们的看法有原理么?

梁爱诗:首先,凭据《草案》内容,特首应当从现任或者相符资格的前任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以及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以从暂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法官,卖力处置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那么,若是是指定“若干法官”,那很可能不是每一个案件去指定一个特定的法官,而是列一个名单,列明可以审讯涉及国安事务罪案的法官。

其次,需要清晰的是,现在香港的法官原本就是由行政长官委任的,无论是《草案》中说的现任或前任裁判官,照样区域法院法官,照样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都是由特首凭据司法职员委员会提名的人选委任的。特首从自己委任的法官中指定一部门人去处置国安案件,固然没有任何问题

此外,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或是高等法院主要法官对国家安全事务的知识、技术和领会水平未必足够,而特首担任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能从全局对国安事务有更清晰的领会。以是由特首指定法官,并不是何等不寻常的决议。

另有很主要的一点是,特首虽然可以指定法官,但却不会也不能去干预审讯,法官依旧是独立行使司法权。此外,法官的免职与否也是由三个法官组成的纪律委员会在查明事实之后做出决议,而非特首不满意审讯效果就可以做出免职决议。以是,不能把特首指派法官明白成“行政干预司法”或“是人治不是法治”。

环球时报:《草案》划定,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统领权。您若何明白“特定情形”和“极少数”?

梁爱诗:在港英政府时期,若是港督违法犯罪,也是需要回到英国去受审的。不久前,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政府主要官员和星散运动领导人被以“叛国罪”检控,也是在马德里最高法院受审,而不是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我想这可能是“特定情形”的一种。

也有可能是在香港的“藏独”、“疆独”的案例,由于香港对这些问题都是完全生疏的,以是若是泛起这种案件,固然需要中央政府去处置,我以为这没有欠妥的地方。固然,详细什么是“特定情形”和“极少数”,需要看接下来详细条文的内容。

,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